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育英实验小学五(7)中队

我成长 我快乐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现代人 古代心  

2017-05-25 15:36:4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广州很大,而谢有顺很闲。

    过去一年,谢有顺的微信朋友圈忠实记录了他的生活:喝茶、写字、会友、讲课、开讲座、到处打量红木家具、在广州郊区建工作室、在老家建房……他外表现代,内心还是个古人。

    谢有顺,2001年出道时因“当代中国最年轻的文学批评家”的身份声名鹊起;他强调写作中的精神追问,认为文学写作最重要的是精神维度; 多年来,他集学者与传媒人于一身,2010年被世界经济组织达沃斯论坛评选为“全球青年领袖”。

    “仅此而已”,“足够了”,“没有过高期许”……这些都是谢有顺的口头禅。对生活要求不高的谢有顺谈起自己的理想生活与理想居所:“有一个大书房、一个小茶室、一个不会灰尘满天的阳台。书房可以放三墙壁的书,一张写字的大书案;茶室有专门的架子放茶;天气不热时,可以在阳台上看书读报。仅此而已。” 

    要求听上去真不高,但要真实现,也不容易,寻常人没那么放松的心境。

    谢有顺是70后,有一段物质生活贫瘠的童年。 “我生活在闽西一个小乡村,地处偏远,山清水秀,1999年才通电,2005年才通公路。”如今,对过分丰富的物质环境,谢有顺有某种天然的抗拒:“除了家人、保姆的空间,我个人需要空间不多。家里有个大书房,可以把书放得相对宽裕点、好找点,就够了。有条件增加个视听室,看看电影就好。放空自己?不需要专门空间。心若嘈杂,在哪儿都不能安静。不必对生活有过高期许,什么样的环境,做什么样的期许和自我定位。”

    2009年,谢有顺选择在广州星河湾安家。他喜欢这里,只要有水,水边总是垒满石头,自然质朴的生命力到处张扬。他喜欢这里石头铺成的小路,石头间接缝极其平整,路边的鹅卵石也被清洗得非常干净。转眼,来自乡野的他已被城市生活驯服,喜欢精美的野趣。

    童年,家里兄弟姐妹众多,逼仄的空间让谢有顺喜欢打开门,走入广袤的大自然。如今,他在离家不远的近郊,草长莺飞的地方建了自己的工作室,很宽敞的LOFT空间,最引人注目的就是硕大的写字台,对他来说,工作室的最大功用就是来这里静心写毛笔字。

    在工作室里,我们谈及此次采访的主题“生活家”,谢教授显然不愿从物质层面多谈,他立足于精神视角,给“生活家”一个相当文艺化的定义——“有爱好的人,尤其是有近乎偏执爱好的人,都可以成为生活家。所谓生活家,就是有生活癖好的人,他总能找到生活中让他兴奋的点,并一直保持兴奋状态。生活不能被规划,也无法模仿,对于每个人来说,合身就是最好的生活样式。生活家就是有自己的爱好、不断发展自己的爱好且把自己的爱好毫无保留亮出来的人。”






谢有顺谈生活


    欣赏红木家具、喝茶、写毛笔字,是我的主要爱好。

    很早我就喜欢木头了。我来自乡村,对木头的自然质感有浓厚兴趣。以前研读过王世襄先生谈红木的著作,那时更多是把中式家具当做传统文化的符号来看待。

    2009年买房搬家,开始添置家具。当时买的第一件家具是一张宽大的罗汉床,想象着自己慵懒斜靠在上面看书的感觉,就很向往。买回罗汉床往客厅一放,然后就一发不可收,又买了圈椅、皇宫椅、茶几来和它相配。现在,家里家具都是红木的,就黄花梨、酸枝这两种,有点钱就买一件,再买一件。

    红木家具有意思的地方在于,随着时间流逝,木头的光泽纹理都会发生变化,有一种时间磨砺的美感,琢磨进去很有意思。我记得王蒙老师说过,他从不坐在软沙发上照相讲课,坐得软塌塌的,显得人不那么有型。

    至于喝茶,这是种状态。在喝茶过程中,自然对茶有了解、品尝与鉴别,把你带到一种状态。我反对把茶叶价格炒得很高,毕竟茶叶只是树叶,是每年都会产出的自然之物,过分渲染茶叶的奢侈价值,反而忘记了喝茶的本质。

    喝茶过程中的仪式感,我并不反对。没有仪式就没有文明,文明就是在裸露的东西上涂一点妆点的色彩。喝茶的仪式感,包括茶道,包括器具本身,有一定观赏价值和品尝价值。我也喜欢收藏紫砂壶,我喜欢光面的紫砂壶,不喜欢雕花刻字的,这就是个人趣味的投射。

    当然,喝茶有时也是为了解渴。生活中,我每天必不可少要喝上几道茶,有时口渴就拿大杯喝,不拘泥于茶道,还是率性自然一点好。 


理想的一天最重要的是从容的心境。没有事情压着,没有多余应酬,一切从容而行就好。



    工作和生活是一个有机体,很难说有怎样的比例分配。严格意义上说,工作也是一种生活,就像活着本身也就是运动一样。我认同人要勤勉工作,这是一种敬业精神,但所有的工作,所有的奋斗,都要回归生活、以生活为基础。也就是说,工作也是一种特殊的生活,要从中找到乐趣,你才可以持续下去。

    但人是有弹性的,我反对那种有严格作息、把时间进行精准划分的人生,那样太机械冷感了。忙的时候,可以忘我工作,不忙的时候,可以多一点对生活的经营,这才是人性化的生活。

    我理想中的一天是,醒来时精神清爽,可以读几页书,或陪孩子说会儿话,再吃早餐,不会有额外事情搅扰,按照计划读书、写作或会友。其实,理想的一天最重要的是从容的心境。没有事情压着,没有多余应酬,一切从容而行就好。我不会对生活有太高的期许,也不会去做严密的计划,我希望活着就像生命本身一样,是自然的,生机勃勃的。

    有人说中国没有贵族,其实和西方的贵族精神相对的,我觉得应该是中国的“君子人格”。风范不过是表现出来的气质。而要表现出这种气质,就必须有内在的品德。所以,中国人的人生观,其实也就是人品观,内在的人品如何,会决定他外在的风范如何。


所谓家训、家风,复杂了反而可能成为空洞的标语,还是简单一点好,无非就这两点,一个是你如何教育他,一个是你要他如何活在世间。


    在中国社会结构里,家庭伦理、宗族伦理、对祖宗的敬畏和崇拜,这些对普通大众具有很高的道德约束力。试想,在中国这样一个没有宗教信仰的地方,如果家庭伦理、家族伦理这些准信仰的东西也崩溃了的话,这个国家在道德层面,就成了无所看守、无所约束的一个族群。在西方,人的灵魂世界交给宗教来管理,日常生活交给法律来管理。而在中国,大家都知道,没有一个一以贯之、有强大感召力的宗教存在,普通民众道德人格的养成,很大程度靠家族伦理维系。对大多数百姓来说,他们的祠堂、祖屋、文庙、祖坟,构成一整套准信仰的价值系统,影响了中国几千年。

    对我来说,幸运的是,我来自客家乡村,有故乡可回。客家是一个道德感非常强的地方,重读书、重礼仪、重声名,有非常浓厚的家族乡土文化,那种巨大的道德约束力对人影响是很大的。

    农民家庭,并没有严格的家训和家风,但我父亲算乡村里较有文化的,对我们兄弟几个的教育从未放松过。我家中堂挂的对联,永远是“兄弟和其中自乐,子孙贤此外何求”,每年父亲都用红纸重写一遍,但句子永远一样。另外我家门楼墙壁上,我父亲也亲手写了“教严成德”和“为善最乐”这两句话。这些,应该就算是我们家的家训。 “教严成德”,“为善最乐”,前者关乎小孩的培养,后者关乎一个人如何立世。其实,所谓家训、家风,复杂了反而可能成为空洞的标语,还是简单一点好,无非就这两点,一个是你如何教育他,一个是你要他如何活在世间。

    我父亲是一个在乡村很有自己想法的人,在他身上,我学会了在任何环境下不苟且、不失去志向、不悲观、有原则、有尺度、对未来有改变的信心。

    两年前,我有了孩子,我对他的未来没有过多期许。我最想孩子具备的品质是善良、诚实、大度、勇敢、有同情心、有信仰。我们这样的知识分子家庭,能留给孩子的物质财富未必很多,如果说要给孩子树立一定的财富观,无非是取之有道,用之有方。钱财来得干净,用得得体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